你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正文

治山不止 奋斗不息——来自“太行山最绿的地方”前南峪村的报道

2019-08-24 点击:569

  治山不止 奋斗不息

  来自“太行山最绿的地方”前南峪村的报道②

  static.1sapp.comlwimg201907213a27a648dbd06383d72f1ea4e4a4ea72.jpeg

  邢台县前南峪村村口一景。 见习记者李东宇摄

  跟前南峪人聊天,“幸福”是个高频词。

  全石材外立面,180多平方米,让城里人眼红的二层独栋别墅,前南峪村户均一套;男女老少的医疗费,新农合报销不了的,村里全包;喝水、浇地全免费,每人每年还有3400元分红……

  “幸福”从何而来?

  最直观的答案,摆在前南峪村史馆一处玻璃展柜里。几乎每一位驻足的游客,都在这里留下一声惊叹。

  那是一把铁锤。比拳头还要大两圈的坚实铁块,两端锤头凹凸不平,像被烈火烧融过似的变了形、卷了边。

  这样的铁锤,还有上万把。

  5月18日,站在展柜前,村史馆讲解员刘晓燕对游客们说,“前南峪今天的幸福生活,是一锤一钎、一锹一镐,凿出来的。”

  背石上山

  跟着那些冲在最前头的

  前南峪连着两任带头人都不抽烟。

  曾经抽过,瘾还挺大,都戒了。

  “那天老书记来,叫我戒烟。”前南峪村党委书记郭天林告诉记者,这是交“接力棒”前,前任书记郭成志定的“村规”。

“村规”的第一人。他说,“你抽烟,就有人给递。大伙儿会说,不抽烟不办事。”

  这些数据常被提起:最初绿化荒山的十几年里,前南峪人在石头山上凿出6万多个大坑,搬运土石方740万立方米。如果按一米见方垒起来,可以筑一道从北京到广州的“长城”。光包扎伤口的胶布纱布就用了一吨半。开山放炮,4位村民殒命,8人终身残疾……

  这个问题也常被问起:一不发工资,二不增粮食,十年八年见不着效益。让全村人豁了命上,靠啥?

  “你瞅那些冲在最前边的,都是干部。你得问他们,连根烟都不图,图啥?”今年70岁的村民郭成金说,老百姓信谁,就跟着谁。

沟地治。

支沟。跟着村干部,吃着柿盖、糠菜和橡子面,前南峪人拿起镐钎、筐篮和扁担。

  治东沟时,老支书郭明耀腿被滚下的落石砸中,血突突直冒。第二天,他又拄着根木棍一瘸一拐上了山。

  打眼放炮,郭成志拣最大的锤抡。出现哑炮,他第一个冲上山排险。播种油松,他吃住在山上,发高烧喝碗姜汤,继续干。

  “寒冬腊月天,冷风钻人骨头,可大伙儿干活全是一溜小跑,头顶上蒸着一团热气。”姑娘们也不示弱,肩上垫块破布,一咬牙,年轻的郭成金能扛起几十斤重的石头,“这一天也不知道得背多少趟,这一背一下就是好几年。”

  黑亮的大辫子没了。经年累月背石头,郭成金后脑勺的头发磨光了。

  “四里八乡,见到‘鬼剃头’的姑娘,就知道是俺们前南峪的。”郭成金和伙伴们没觉得丑,“这标记,光荣!”

  整地。乱石滩上,人们先挖坑把大石头一个个地埋掉,再把小石头和砂砾摊平,小推车、手拉车一块上,到两三公里外的安庄垴拉来片麻岩风化土,垫足80公分厚的土层。

10米宽、20多米深、100多米长的沟渠,在沟底铺石夯实,把沟壁砌上坚石。截住潜流,引水上山。

  春天上山植洋槐,入冬下滩垫地造田打防护坝。治山期间,前南峪人一天不歇脚。

  孩子小的,被爹娘背到山上,山间的“临时托儿所”,一办就是四五年。

  八九岁的半大孩子,放了学就自己烧火做饭,好让晚归的爹娘吃上现成的。

  “村里和我同龄的,不管男女都会熬豆沫汤。”51岁的村民郭爱军说,“村里和我爹娘同龄的,手抓栗蓬都不觉得疼。早年磨出的茧子,到老都褪不了。”

  最终,前南峪用15年时间,完成了20年规划,栽植洋槐3400亩,播油松500亩,山场全部绿化,滩地全部修复,水利工程设施全部配套。

  “下定决心,不怕牺牲,排除万难,去争取胜利!”5月18日,村边大槐树下,郭成金向记者哼唱起当年背石上山时唱的歌,“别的村那会儿都笑话前南峪人是傻子,大雨冲了地,不找粮食,全跑山上扛石头去。可不卖这傻力气,哪儿来如今这好光景呢。”

  二次创业

  又到了最吃劲的时候

  2018年,前南峪社会总收入1.99亿元,人均纯收入元。

  山乡巨变。前南峪的故事翻篇了。

  但不少“老规矩”,一直没变。

  “70后”村党委副书记郭高升,成为“进班子就戒烟”的第三代。

  那场开了3天3夜的党员干部会,在1964年后,再没断趟。55年来,每月15日,主题党日雷打不动。

  “采摘园、农家乐都靠游客养,村里脏了,谁愿意来?”“环境卫生不是小事,随手乱扔的不是垃圾,是‘人民币’。”5月15日,又逢主题党日,前南峪村党员活动室里坐得满满当当,百十双眼睛盯着台上讲话的郭高升,这个负责全村旅游发展的“年轻”村干部。

  那是信任和期待,这种热切的眼神,同样几十年没变。

  走在街上,郭高升常觉得“如芒在背”,“乡亲们都瞧着咱呢。”

  林果和旅游,如今是前南峪的两大支撑产业。但在林木覆盖率94.6%的前南峪,可以让郭高升大展拳脚的“留白”似乎不多了。

  虽然拥有抗大旧址和满山果木这“一红一绿”资源,但前南峪的旅游发展路并非一帆风顺。

  2005年,前南峪把景区和索道经营权给了北京一家企业,合同一签就是30年。但此后,这家企业既不投资,也不维护。景区日渐破落,游客逐年减少。到2010年,索道基本关停,全村旅游年收入只有几万元。

路。

  2011年,村里收回景区经营权。修葺设施、推广线路、完善体验。

  几年间,旅游收入快速增长,到2018年,村旅游总收入达到8760万元。

  但最近,郭高升明显感觉到,前南峪旅游进入新的瓶颈期。

  看到前南峪的采摘园、农家乐赚了钱,周边的类似项目也遍地开花,山区游的同质化竞争愈演愈烈。

经典线路半天就能逛完的前南峪,怎么吸引更多游客,提升二次消费?

  “又到了最吃劲的时候。”5月18日,参加完亚洲文化旅游展的郭高升,急急忙忙从北京赶回来。展会上的新风向让他有了更多紧迫感,“游客来咱村主要是采摘,产业链短、二次消费少,‘软件’不沾,发展动力明显不足。”

  郭高升急着回村要见的,是一家河南公司的负责人。“我们谈了一个‘玻璃漂流滑道’项目,总投资1000多万元,今天就签约,近期就要动工。”

  漂流滑道,林间穿越,把山上的冬储山洞改造成VR体验中心;

  建设高标准度假村,和医院康复科对接,把邻村宋家峪、后南峪的闲置石头房改造成康复养老院;

  提升农家乐设施和服务水平,让独立卫生间、舒适大床房成标配;

  投资400多万元建山门,给前南峪一个新地标;

  打造智慧景区,检票停车自动化;

  ……

  “让小孩来了能玩好,老人来了能养老。”郭高升说,“景区要想现代化,就要有跟上时代的新想法。”

  支撑郭高升“新想法”的,还有村里新一代的“郭成金”:

  郭丽英是河北大学毕业的大专生,这位前南峪电商平台的“女管家”,每天在“叮咚”作响的小窗口里把山区“土货”卖向全国;

  赵晓芳是“芳芳农家乐”的老板娘,她学了面点学炒菜,布置出村里最干净整洁的客房,成了前南峪农家乐的新门面;

  郭成辉去年刚刚从部队转业,他把搪瓷缸子作为呈现红色文化的文创产品,在景区一经推出,就受到游客欢迎;

  ……

  “大家都拼命干着呢。”郭高升说,“前辈打下好基础,咱不能掉了棒。”(记者桑献凯、张怀琛、郭伟)

达到当天最大量
日期归档
银河娱乐官网 版权所有© www.fake-ray-ban.com 技术支持:银河娱乐官网 | 网站地图